关灯
护眼
    苏婳换上自己的衣服,从试衣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助理帮她量身体尺寸,要精确到每一个部位。

    量完,苏婳走到沙发上坐下,低头翻看手机。

    刚才在试衣间里,她对着镜子拍了几张自己穿婚纱的照片,想留一张最漂亮的做纪念,可是选来选去,觉得哪张都好看,哪张都舍不得删。

    顾北弦侧眸,瞥了眼,笑道:“这么喜欢,干脆拍套婚纱照得了。”

    苏婳眼睛从手机上抬起来,惊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意思是,都要离婚了,还拍什么婚纱照啊?

    顾北弦抬手揉了揉她的头,“想拍就拍,别顾虑那么多。明天周末,我下午有空,忙完去接你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秦姝端了杯牛奶,递给苏婳,“隔壁就是拍婚纱照的,老板娘跟我特熟,你们就去她家拍吧。我提前给打声招呼,临时加个塞。”

    苏婳伸手接过,感激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拍,当然是想拍的。

    她和顾北弦除了结婚证上那张合影,就再也没一起拍过照片了。

    拍一套也挺好的,可以留作纪念。

    等到老了,拿出来翻一下,回想年轻时曾经深深地爱过那么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偏过头,悄悄地望着顾北弦。

    淡橘色光线在他下颌轮廓和高挺的鼻梁上,投出淡淡的影。

    她爱的男人惊心动魄的好看。

    次日下午。

    顾北弦准时来医院接了苏婳。

    到了婚纱照相馆,苏婳要去化妆,顾北弦在外面等。

    女士化妆间超大一个,里面有好几个人都在化妆。

    苏婳闭着眼睛,静静地坐在化妆台前。

    化妆师拿粉底刷往她脸刷粉底,边刷边问:“苏小姐,你平时都用什么牌子的护肤品啊?皮肤这么好,稍微打一层粉底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苏婳不知道自己用的护肤品是什么牌子。

    是顾北弦送的,法国原装进口,很长一串法文名字,据说是高端定制。

    她不懂法文,用了三年都记不住是什么牌子,歉意地笑了笑,说:“等会儿我问问我先生,再告诉你好吗?”

    化妆师羡慕地说:“你先生这么爱你啊,连护肤品都替你包办。”

    “爱”这个字眼,让苏婳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对她是不错,但那是爱吗?

    忽听耳边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女声,“苏婳姐,你也来拍写真啊。”

    苏婳头皮阵阵发麻,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看到一米开外,已经化好妆的楚锁锁,穿着一件黄色蓬蓬纱质的长裙,正笑盈盈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化妆间里人很多,苏婳不太想搭理她,便微微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楚锁锁却不打算放过她,扯起唇角,不怀好意地笑道:“苏婳姐从小住在山沟沟里,大概是第一次拍写真吧?”新笔趣阁

    她声音不小,化妆间里所有人都听到了,唰地一下朝苏婳看过来。

    那眼神相当精彩,分明就是看乡下土包子的眼神。

    苏婳颇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外公外婆年轻时其实都在市区工作,退休后,因为外公有哮喘,医生建议去环境好的地方生活,所以就搬回了位于山脚下的老家。

    她是单亲家庭,母亲要工作,小时候没人照看,就跟着外公外婆一起回了老家。

    她没觉得山村有什么不好的,环境好,民风淳朴。

    苏婳对上楚锁锁得意洋洋的眼神,轻描淡写道:“我不拍写真,我拍婚纱照。”

    楚锁锁妆容精致的脸登时就垮了,难看得很,阴阳怪气地说:“有没有搞错啊,你和北弦哥都要离婚了,还拍什么婚纱照?画蛇添足,多此一举。”

    苏婳神色淡然,“是顾北弦提议要拍的。”

    楚锁锁不信,“肯定是你死皮赖脸缠着他要拍的,北弦哥向来不喜欢拍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