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桌上摆着一碗豆腐炖泥鳅,一份鳝糊。

    淮西做法浓油赤酱的,看着就特有食欲。

    可朱允熥却半点胃口都没有,不但没有,且心里有种....

    有种懵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听了朴无用的禀报,这一天的好心情瞬间全无,且脑袋嗡嗡的,跟听了多少炸雷似的,甚至还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烦躁。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拿这种事开玩笑!”

    朴无用依旧是精瘦的样子,好似一阵风能吹飞似的,眼眶子黢青,眼皮耷拉着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朱允熥仍旧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小福儿竟然.....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朱允熥又问道。

    朴无用垂着手,“不是奴婢确定,是.....是宝庆公主确实对曹侍卫青眼有加....呃,在西郊猎场也确实和曹侍卫很是.....亲近!”

    他这个太监中的特wu头子,宫里的事大多瞒不住他的眼睛。有些事他也不用一一都跟皇帝说,但有些事他必须跟皇帝说。

    比如,下午在猎场的事。

    小福儿那边没下什么封口令,他这个敬事房的大总管却里里外外三令五申,但凡传出去半个字,今日在场的人就都不用活了!

    “不是.....”朱允熥烦躁的挠挠头,“她....曹小强?这丫头前几天还跟朕说,舍不得嫁出去,要多留些年....一眨眼,就.....曹小强?”

    朱允熥忽然变得咬牙切齿起来。

    小福儿是他的小姑母。

    可也是他从她落地就看着长大的,更是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让成女儿一般疼爱的。六斤小时候朱允熥这个当爹的都没抱过多少次,但小福儿却总是在他怀里,抱着不撒手。

    这是他抱着长大的丫头。

    一转眼.....看上个臭小子?

    此时对朱允熥而言,那种感觉就是。

    家里的白菜要被猪拱了!

    鲜花要插牛粪上了!

    心中更是有种老父亲发现闺女早恋,怒不可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曹.....曹震,曹炳......谁家不好,偏是他曹家!他曹家有好人?”朱允熥烦躁的地上来回踱步,“曹小强?曹......我草!”

    说着,又怒道,“那个曹小强,平日的人品如何?”

    “曹侍卫的人品,奴婢还真的观察过,毕竟是到大内当差的人!”朴无用开口道,“奴婢看他....倒是......”

    朱允熥心中默念,“万万不能像曹震曹活驴曹傻子那杀才一般!那杀才一辈子都没干过好事儿!”ΗΤΤΡs://WωW.éЬòǒκbǎō.Иorg

    朴无用抬头看着皇帝,“曹侍卫的人品,颇有几分....大智若愚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朱允熥眉毛一扬,“怎么说!”

    “曹家是世袭的侯爵,曹小强其父曹侯,最近十年之中先后在我大明九边之中,掌管三镇兵权!即便是奴婢这样的深宫之人,也听说过他在边塞的战功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朱允熥冷哼道,“跟他老子一个样,整天就知道拎刀子砍人!”

    “曹侍卫家世显赫,而且是铁定的下一代小侯爷。嗯.....大内的侍卫也多是勋贵之家的子弟,都知道皇上您念旧,对曹家另眼相看!所以曹侍卫刚入宫时,很多人都刻意和他交好!”

    “奴婢听说,私下里请曹侍卫的饮宴不断,甚至还有勋贵人家想跟曹家拉亲的!但曹侍卫,吃请一概不去,就是独来独往,从不跟人扎堆,而且.....宫里的话,对外是只字不提!”

    朱允熥沉思片刻,越是身份优越的人,因为长久以来始终高高在上,其实越容易飘。

    “另外,众人私下都说曹侍卫,平日沉默寡言的,鲜少在几位内大臣面前露脸儿....”朴无用又道,“其实,奴婢看来,曹侍卫也是故意在别人面前如此,他就是想老老实实当差,不想沾惹是非!”

    朱允熥想想,冷笑道,“这么说,还是个心机深的人喽?”

    伴君如伴虎,朴无用不敢再说!

    其实朱允熥这话,是气话!

    即便是心机,这也是好心机!

    在宫中当差,最忌讳的就是不知深浅,拉帮结伙。

    “他还有什么好处?”朱允熥又问。

    朴无用继续道,“心思单纯,性子憨厚,不争不抢,不卑不亢....”

    朱允熥诧异的瞄了朴无用一眼,“你收他钱了?怎么都说他的好?”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伴君如伴虎,朴无用低头沉默。

    “他坏处呢?”朱允熥又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”朴无用苦笑,“万岁爷,奴婢还真没看到!”

    朱允熥皱眉,“你干什么吃的?坏处都看不到?他有没有妾室?有几个?平日可喜欢吃喝嫖赌,斗鸡走狗!他....曹家人脾气都不好善与人争斗,他是不是喜欢跟别人动手?”

    朴无用顿了顿,“万岁爷,据奴婢所知,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没有?哼!他是个男人吗?暖床的丫鬟都没有?”

    朴无用低下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朱允熥又重重冷哼,“他和小福儿,认识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月旬了!”朴无用道,“自宝庆公主见了曹侍卫之后,每次去猎场都要点名要他.....”

    “邓平!”朱允熥忽对外喊道。

    “臣在!”

    一阵脚步由远及近,片刻之后,邓平一瘸一拐的出现在殿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