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这样吧!咱们联手开采汐元玉矿脉,若是韩道友胜了,你们韩家拿七成,我们刘家拿三成。”

    刘一山提议道。

    合作共赢,一座汐元玉矿脉的价值太大了,他不舍得放弃。

    就算输了,也能得到一些好处。

    “不行,要么是你们刘家的,要么是我们韩家的。”

    韩德彪并不愿意退步。

    韩家太穷了,随着族内炼虚修士的增加,财政压力会更大,韩德彪不愿意跟刘家共分汐元玉矿脉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韩德彪一根筋,刘家实力太弱,若是刘家有大背景,韩德彪倒是愿意跟刘家合作。

    刘玉鸿眉头紧皱,欲言又止,这里没他说话的份。

    韩家的实力不弱,背后又有赵家,真的打起来,刘家占不到大便宜。

    刘一山的脸色阴晴不定,沉吟半响,说道:“好,不知韩道友想怎么样切磋?”

    “刘道友接下我五招,如何?”

    韩德彪的声音沉重,服用了万象果后,他的气力增长不少,他并不一惧刘一山。

    “五招?”

    刘一山眉头一挑,他想了想,说道:“这样吧!韩道友接下老夫三招,汐元玉矿脉就是你们韩家的,反之,汐元玉矿脉就是我们刘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韩德彪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刘一山带着韩德彪来到一座占地极广的青石广场,刘家两位炼虚也到场了,在一旁观战。

    刘一山的右手涌现出一团刺眼的红光,朝着对面虚空一拍,虚空震荡扭曲,红光一闪,一只千余丈大的红色巨掌凭空浮现,红色巨掌仿佛由无数的赤色火焰拼凑而成,散发出恐怖的高温。

    红色巨掌直奔韩德彪而去,所过之处,虚空扭曲,仿佛承受不住这股高温。

    韩德彪冷哼一声,一拳轰出,破风声大响,一只黑濛濛的拳影飞出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黑色拳影跟红色巨掌相撞,同归于尽,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浪,虚空被震裂开来,出现一道道长长的裂痕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这些裂痕很快就愈合了,仿佛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刘一山眉头一皱,右手一扬,一道红光飞出,赫然是一枚红光闪闪的小印,灵气惊人,打入一道法诀,红色小印绽放出刺眼的红光,体型随之暴涨,砸向韩德彪。

    韩德彪戴上了黑蛟破灵拳甲,身体传出一阵“噼里啪啦”的骨骼声响起,身躯涨大一圈不止,双臂一动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红色巨印晃动了一下,韩德彪闷哼一声,双手托着红色巨印,脸色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刘一山法诀一掐,红色巨印表面亮起无数的赤色符文,涌出一股赤色火焰,顺着韩德彪的双掌,淹没了韩德彪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团刺眼的黑光亮起,红色巨印倒飞出去,火焰狂闪而灭,韩德彪身上穿着一件黑光闪烁的战甲,毫发未损。

    刘一山脸色一沉,韩德彪的肉身这么强?仅靠肉身之力就能击飞重量型的宝物。

    他右手一翻,红光一闪,一枚方形的红色令牌出现在手上,令牌正面有一个闪电图案,灵气惊人。

    他注入法力,红色令牌顿时大亮,一道红光飞射而出,到了高空之后,化为一团巨大的红色雷云。

    红色雷云剧烈翻滚,一道直径丈许的红色闪电劈下,直奔韩德彪而去。